【父亲节的“小黄鱼酒楼”】

今天父亲节,高公请我吃饭,说:你这个爹做的不咸不淡的,但饭还是要吃的。

带着我过江,来到汉口老街合作路的“小黄鱼酒楼”,这是20多年前,做为国家级冷冻专家的高公被迎来送往的常来处。

那时的武汉“小黄鱼酒楼”有点像同时代的上海“阿毛酒家”,看似平常,却经常大客迎门。

“小黄鱼”的出品:烧淡水鱼搭武汉家常菜,特色菜是烧黄鱼、烧划水、烧甲鱼、烧黄鳝,尤以烧青鱼划水出彩,颇得武汉头牌“老大兴园”的神韵。




我刚从南方回武汉那阵也经常来“小黄鱼”,后来汉口前进四路(水货酒楼等)和南京路(曹又曹酒楼等)等美食一条街兴起后,就来的少了。

而高公却还是一成不变的常去,还因此被我噌笑过几回……

高公每年春从海南回武汉小住时,总会约着老朋友们见面,地点居然总是“小黄鱼”,我陪过一回,酒楼充满着拆迁前的凌乱,菜也做的失了神,鱼鲜有了腌咸味。

从此高公喊陪“小黄鱼”,我一律呵呵……

今天高公又带着来,一路说,“小黄鱼酒楼”的老门面已经退了,缩到旁边的老里弄里,改名为“小黄鱼私房菜”了,老板亲自烧菜,侬吃吃看(高公是上海人)。




一来一坐一吃,果然,里弄小院落里,地道般弯曲的“小黄鱼私房菜”似乎又变得气定神闲起来,菜也烧的回了神。


图片发自笔记App




老一代的江浙沪人称金子为“小黄鱼”,沉甸甸的压在箱底,防着人生中的万一,我似乎明白了些高公与“小黄鱼酒楼”的缘分。

高公从上海毕业来武汉,做为家中的长子,背井离乡的用双手撑着生活,成为了父亲,人生中有太长的一段没条件买条小黄鱼来压箱底,于是移情了一个“小黄鱼酒楼”,刚好也对着了上海人的口味。

而“小黄鱼酒楼”近30年的故事无非是“筷子兄弟”们唱的梨花带雨的“父亲”,谁都可以潮涨潮落,唯独做父亲的不行,还记得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中那位纳粹集中营里的父亲吗?泪飙啊




也许高公请我吃父亲节的这餐饭,就是想说,你不咸不淡的做,也是做父亲,重要的还是要在孩子面前永远做出即使火烧乌龟里面痛也要阳光灿烂猪八戒的样子。

还要有小黄鱼历经精彩却甘于压箱底而存在的气韵。




文章分类:创意生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