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说了14年的“生日快乐”,终究到了想不起的时候


图片来自网络

又是一年的生日,没有蛋糕,没有蜡烛,甚至,没有祝福。

菲儿不喜欢过生日,尽管都快奔三的人了,但正经庆祝过的生日还真没几个。

最算得上正式的,应该是大一那年。

高中时关系特别好的一个个哥哥,跨越大半个中国从新疆寄来一只超大的毛绒熊。

同宿舍的四个姐妹和班里关系好的女生,AA制在一家漂亮的西餐厅摆了一桌晚宴,还许了愿,吹了蜡烛,切了蛋糕。

最让她意外的,是在外省上学的嘉汇,专程跟学校请假,坐夜班车赶来,只为了亲手给她一份生日礼物。

然而,他的身份,并不是男朋友,只是哥们而已。

嘉汇喜欢菲儿,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菲儿自己也知道。

嘉汇不是菲儿喜欢的那一款,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嘉汇自己也知道。只是他不愿承认,也不愿放弃,整整14年,即便他已有了家室,有了孩子。

1

菲儿走进嘉汇的视线,是在高一后半学期开学第一天的晚自习上。

她穿着乳白色的外套,扎着长长的马尾,怯生生地推开教室的门,在安静的教室里,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嘉汇。

目光落在菲儿身上的那一刻,嘉汇的胸口“咯噔”了一下:真的是她,她居然分到我们班了,真是太好了!

原来,菲儿来高一年级当插班生的事,几乎全校的男生都知道了。在母亲帮她办理转学手续的时候,她一个人站在冰雪还未融化的校园,乳白的外套,雪白的脸蛋,殷红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让每一个看见她的男生都咽了咽口水,包括嘉汇。


图片来自网络

那一天,学校的男生们几乎都没什么心思上课,只等着下课铃响,趴在窗户上看看那个站在校园里的女生,讨论她会分到哪个班。只可惜,嘉汇始终都没有追到过菲儿,或者说,连正经八百的表白都没有机会说出口。

嘉汇在高一六班,菲儿也刚好是高一的转校生,经过学校的研究,鉴于成绩还不错,分到了班主任比较负责的班里。

从她怯生生地进门,到慌里慌张地找座位,再到坐下后低头不语,嘉汇的视线从未离开。即便有,也是怕老师发现,假装写会儿作业,又转过来看菲儿。

青春期的小男生,遇见心动的小女生,就像小孩子看到了买不起的玩具,总会时不时地想想,看看,再幻想一下追到手的喜悦和美好。

她们之间最接近的距离,也是菲儿跟着嘉汇练字。

嘉汇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字写得好;菲儿学习成绩好,可字却不怎么样。字迹拙劣,一度成为菲儿的痛楚;字迹隽秀,一直是嘉汇的骄傲,也是他接近菲儿的利器。

座位变动后,他们坐了很长时间的前后桌,每一次,看着菲儿一笔一划模仿自己字体的样子,嘉汇都打心眼里满足,觉得她越发美了,也误以为自己已经捷足先登,抢先获得了女神的芳心。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菲儿练字,是因为她也和嘉汇一样,从跨进教室门的那一刻起,就偶遇了一双眼睛,让她心里“咯噔”一下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字迹如行云流水,洒脱间透着与众不同的风骨。她练字,只为不在喜欢的人面前抬不起头。

2

喜欢一个人,总会无缘无故地宠溺、纵容,甚至娇惯。

嘉汇对菲儿就是这样,无论她看自己的目光是温柔的,敬重的,还是不懈的,他对她,始终都是一开始的样子。


图片来自网络

她好好学习,他也装作好好学习的样子;她被老师选为班长,他便自告奋勇当了副班长;她不舍得钱买早餐,他省了自己的晚饭也要提前将早饭放在她的桌兜里。

即便她误会,送早饭的是别人。看着她边吃早饭边看书的样子,他心里也是满足的,开心的,甜蜜的。

直至那一天,嘉汇大着胆请菲儿吃饭。上菜的间隙,饭店的录音机里播放着光良那首火遍大街小巷的《童话》,唱到“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有一段女声版的独白插入,哭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嘉汇问:菲儿,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一向对嘉汇这份男女之情视而不见,只当他是哥们的菲儿,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那不都是童话故事里的桥段么,你没听刚才的歌词和独白,怎么说来着?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再能说会道的男男女女,在心爱的人面前总是大脑短路,词汇匮乏。

那一瞬间,嘉汇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那些准备了将近一年的台词,那些在心里对她说过无数遍的情话,那些今天不说就可能再也说不出口的真情流露,此刻全部被空白代替,理不出一丝头绪。

从菲儿的话说出口,到一顿饭吃完,两个人再也没有说起关于爱情的话题,或者说,有人压根不想说,有人想说却无从说起。

说来也怪,那天以后,俩人就跟约好了似得,没有人再在任何场合提起过爱情的话题,只剩下朋友之谊,同窗之情。

3

高三毕业,菲儿去了外省读大学,嘉汇考上了本省省会的大专。

临走前的几天,嘉汇鼓起勇气往菲儿家打过电话,是菲儿接的,他说:“菲儿,同学快三年,你去了外省,可不能忘了哥们我呀,要常联系哦!”

菲儿答应了,可没有做到。


图片来自网络

那时手机还只是有钱人家的玩意,菲儿这样的孩子是果断没有的。

整整一学期的时间,嘉汇失去了菲儿的消息。

他不知道,在那个陌生的城市,她是否像吸引他一样,也吸引了别人。

他不知道,在那个崭新的校园,是否也有个像他一样的人,那么在意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他不知道,没有了他的爱心早餐,她是否能按时吃饭,照顾好身体。

整整一学期的时间,他的心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好不容易等到寒假,他回家的第一时间就打通了菲儿家的电话,只是她还没有回家。

他着急,但又不能一天天地打,所以拜托和她关系好的朋友轮流打电话问,直到她回家的那一天,接到了电话。

大半年过去,再次听到那个魂牵梦萦的声音,问她是否安好。

想问她有没有交男朋友,但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终究没有问出口。

想约见面,又怕菲儿拒绝,嘉汇又一次找到了跟菲儿关系好的哥们,借口年后组织同学聚会,邀请班长出席。

那一天,菲儿准时赴约,依旧是白色的羽绒服。

是的,她总是那么适合白色,白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犹如仙子下凡。倘若再配上回眸一笑,简直是世间少有。

看着她和同学们说笑打闹,各自分享学校的趣谈,嘉汇的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仿佛菲儿口中的那些片段,他都跟着经历了一遍。

菲儿不知道的是,嘉汇组织这次聚会的目的,就是不再失去她的消息。直到她回家,打开包的那一瞬间,才发现了嘉汇精心筹划的秘密。

应该是她去洗手间的间隙,一部漂亮的小手机装进了她的包里,没有办电话卡,因为当时省间需要漫游,但短信息箱里却有这样一封草稿:菲儿,这是我和涛送你的新年礼物。半年没有你的消息,我们都很担心,所以几个人凑钱给你买了部手机,希望开学以后能多联系。我们还帮你申请了QQ号,登录密码和空间相册密码都是你的生日,我和涛的QQ已经帮你加上了,电话号码也帮你存了,以后咱们可以周末约着一起上网了……

4

当你对一个人到了痴迷的程度,总是愿意构思付出以后的美好,却忽略了它可能引发的副作用。

比如嘉汇送给菲儿的手机和QQ号,原本是想自己能随时岁时联系到菲儿,不再担心失去她的消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也方便了诸多竞争对手能够联系到菲儿,其中就包括菲儿为他练字的那个男生。


图片来自网络

出了高中,走进大学校园,恋爱就像飞出牢笼的鸟儿,翱翔在天空的所有角落。

爱你的人再撕心裂肺,也不如你爱的人一句甜言蜜语。

终究,菲儿还是和当年那双眼睛的主人恋爱了,用嘉汇送的手机和QQ号相互联系。

嘉汇也通过它们和菲儿联系,于他而言,不再失去她的消息,已是万幸。

得知菲儿恋爱,是一次周内上QQ,发现菲儿在线,嘉汇就主动说话,结果对方说不是本人。他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就看了另外一个人的状态,果然是在线。

那些说不出的落寞和心酸,终究在那一句“你早该猜到”中达到极限。可他又能怎样,那个人是菲儿呀,虽然他很想和她在一起,可以付出能付出的一切跟她在一起,但这一切,都抵不过她能开心。只要她能开心,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不失去她的消息,是谁陪在她身边,又有多重要呢?

他的伤心、落寞,被一个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那个人就是园园,他现在的妻子。

园园遇到嘉汇,是在学校的操场上。

嘉汇一个人抱着一箱啤酒,正喝的起劲。园园恰巧路过,见借酒消愁的人是他,便停了下来。陪他喝了好一会,才知道了他还没恋爱就失恋的事。

得知菲儿快过生日,园园还是鼓励嘉汇:不管她选择和谁在一起,不管你还有没有机会,不管以后会怎样,你还是得努力一把呀。反正学校最近也不是很忙,你就跟老师说家里有事,需要回去一趟,去给她过个生日,也了却你这么多年的念想。

嘉汇去了,就是菲儿大一第二学期的那个生日,也是她十八岁的生日。

那场成人礼,终究还是没有少了他。他的礼物是一支钢笔,还有一段祝福,一段她回去之后才能打开的祝福:菲儿,做了这么多年的哥们,我从来都没有说出口,我喜欢你,从你进教室的第一天就喜欢你。不管你选择谁,不管你会和谁在一起,我想永远都做你的好哥哥。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困难,永远不要忘了,有一个人,从来不会放下你不管。

关于这段表白,菲儿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应,她不知道如何回应。

她对嘉汇,一直都保持着哥们兄弟、同学朋友的距离,即便知道他喜欢自己,也没想到是如此这般的浓烈深邃。

5

那天以后,他们便没有了联系,只是偶尔会在QQ上遇见,打声招呼。

雷打不动的,是嘉汇的生日祝福,每年菲儿生日,无论多晚,嘉汇都会打来祝福的电话,哪怕只说一句生日快乐,哪怕园园会因此生好多天的气。

嘉汇和园园结婚,是大学毕业不久的事。园园能感受到嘉汇对自己的无微不至,但也知道菲儿一直是他心中的梗。在求婚成功的那天晚上,她登录了嘉汇的QQ,在哥们分组里找到了菲儿。

她居然在线,园园惊奇。

那一天,菲儿刚好陪宿舍的姐妹去网吧包夜,正闲的无聊。

“菲儿,在?”

“在呀,你怎么也在?”

“哦,我准备结婚了,一毕业就结,想和同学们都说一声,刚好看到你在线。”

“哦,那恭喜你哦!好好对待嫂子,要是有三心二意的事情发生,我第一个不饶你!”

“嗯,我知道,不过菲儿,我还是有事想跟你说。”

“你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现在放弃她,我们还有可能吗?”

“你有病吧嘉汇,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都要结婚了,你这什么态度,你要是不打算跟人家姑娘好好过,就别提这事;你要是真想跟人家结婚,就别让我看不起你!”

“嗯,我知道了菲儿,我就是问问。”

回复过最后一句话,嘉汇的头像灰了。

多年以后聊起,菲儿才知道,那是园园问的话,她怕他们之间还有联系,假装自己是嘉汇。

毕业后,嘉汇和园园结了婚,生了孩子,在他们工作的城市安了家。

嘉汇偶尔会回来家乡看父母,也会约菲儿和同学们见面。

可能是不巧,也可能是不想去,菲儿一次都没有出席,也再没有见过面。

那一场十八岁的成人生日宴,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不变的是,每逢生日,嘉汇总是会来电祝福,对菲儿说生日快乐。

这一晃,就是14年。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是第15年,菲儿依然不喜欢过生日,也忙忘了自己的生日,等她发现,已过了第二天的凌晨。

而嘉汇,也没有再来电话说生日快乐。也许是他忘了,也许,是14年后,一切都已烟消云散,不用再去怀念。

合上正在看的书,关掉卧室的灯,菲儿静静躺在床上,回想这14年来嘉汇的坚持,她庆幸,终有一天,他还是放下了。否则,她还将继续愧疚,对嘉汇,也对园园。

嘉汇,谢谢你在最美好的年纪,喜欢了我那么久。

园园,谢谢你在柴米油盐的日子里,迁就和容忍了嘉汇那么久。

自今天起,你们的世界,终于可以不再有我这个隐形的第三者。

嘉汇,好好爱你的妻子,孩子。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份青春的纪念。

一见钟情诚可贵,日久生情价更高。愿我们在世界的两个角落,都安心开心地活着,那些怦然心动的青春,就让她随风而逝吧。


by地球村的太阳

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或悲欢离合,或念念不忘。那些风起云涌的流年,终将在岁月的长河中化为灰烬,被风吹散,埋葬在记忆的最深处。

往期人气文章:

《从逼自己去做到习惯性坚持,我收获的不仅是数字》

《我们痛斥的,不是万恶的体制,而是体制内不争气的自己》

《没有成大事的胸怀,那就拘在小节里作死好了!》

《演唱会上的升职经,你发现了吗?》

《你不是没时间,你就是懒》

《老张结婚了,但没办婚礼》

文章分类:心悦笔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