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一本让人净手焚香捧读的书

有人说:“民国从不缺大师,但在众多的大师中,活得最快乐、最通透的,一定非林语堂莫属。”

林语堂,原名和乐,后改语堂。福建漳州人,民国时期著名作家、学者、翻译家、语言学家。早年留学美国、德国。先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任教。他学贯中西、满腹经纶,一生作品无数,最为著名的如小说《京华烟云》《啼笑皆非》等。


图片发自笔记App


林语堂曾说男人就像是一本书。其实他自己就是一本书,一本值得让世人净手焚香去读的书。

林语堂除了作品,一生最被人称颂的是他充满智慧豁达的人生态度。

他用哲学的思想立世,用快乐的态度生活。他顺应自然,乐天知命。

他曾说:“人生不完美是常态,而圆满反而是不常态。”他一生追求自由、风趣幽默,笑骂由人,把烟火生活过得轻松随性。一句“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蕴藏了他的多少人生哲理和智慧!

林语堂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牧师,以布道传教为生。母亲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乡村妇女,但也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林语堂的乐天、豁达、宽厚、幽默的天性来源于这个原生家庭。林语堂的一生受其父亲的影响最大,而他父亲就是一个思想开明、目光远大,天性快乐的人。

“顺乎本性、就是身在天堂。”林语堂的家乡在福建漳州的一个小山村,家乡的青山绿水,云彩田园都渗透进林语堂的骨髄。大自然的无拘无束,熏陶了他追求自由的个性。他从小玩皮,长大后更加随性。

他喜欢一切自由美好的东西,讨厌一切拘谨与约束,甚至讨厌领带、裤带、鞋带。他喜欢躺在床上吸烟,无拘无束,悠闲自在。他认为生命不该太拥挤,太严肃严谨,人生便太无趣。

林语堂曾说:“人之所以伤心,是因为看得不够远”。受其父亲影响,他从小志向远大,盼望出人头地。林语堂一生酷爱读书,从书中吸取知识,寻求快乐。他在淸华大学三年当教员期间,饱读国学,成为他豁达人生观养成的重要因素。

他出生在基督教家庭,所以他的气质、言行都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他自己说自己拥有道家的精神,纵观他的一生,确有道家的情怀。他说:“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所以当有人批评他的作品不合时宜时,他非但不生气,反而幽默地说:“我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我的作品是写给后数十年的人看的。”


图片发自笔记App

林语堂另一个让世人称道的是他的婚姻,他用他的智慧将一段旧式婚姻过成了美好的爱情。他没有象民国其他文人一样,打着爱情至上的旗号,干着“以旧换新”的勾当。他甚至没有象胡适一样,动过和妻子离婚的念头。

结婚不久,他做了一个“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的举动,烧掉结婚证,他说:“结婚证只有离婚时才用得着”。他坚守婚约,和原配妻子廖翠凤,琴瑟和鸣近六十年,相濡以沫,白首到老,成就人间一段佳话。

“我一生最奢侈的事,就是途中与你相遇。”

林语堂一生有三段恋情,他将纯洁的初恋给了青梅竹马的赖柏英,将刻骨铭心的至爱给了佳人陈锦端,将相濡以沫的婚姻给了廖翠凤。

在上海圣约濣大学,林语堂邂逅了同学的妹妹陈锦端,陈锦端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画得一手好画。二人都爱得刻骨铭心。但陈锦端父亲嫌弃林语堂家境贫寒,将女儿许配给他人,林语堂在家痛哭了三天。

陈家父亲不愿自己的女儿嫁给林语堂,却将隔壁廖家的二姑娘介绍于他。林语堂在父母的催促下来廖家相亲。临确定婚约时,廖夫人开始嫌弃起林语堂是个牧师的儿子,家里穷。而女儿廖翠凤则慧眼识珍珠,一句“穷有什么关系”成就了二人之间的关系。

无论在美国哈佛,还是在德国、法国的小镇,林语堂和廖翠凤总是夫唱妇随,举案齐眉。廖翠凤细心照料林语堂的生活,用心经营自己的小家,而林语堂则总是温柔以待、赢造快乐的氛围。

林语堂对婚姻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将婚姻比喻成适脚的旧鞋。他说:“凡是用爱情过婚姻没有不失败的,要把婚姻当饭吃,把爱情当点心吃。”

林语堂很懂得夫妻的相处之道,廖翠凤是个生性严肃的人,她很忌讳别人说她胖,她喜欢别人夸她鼻子好看。所以林语堂每次在她生气的时候,就去摸摸她的鼻子,廖翠凤也就不生气了。

林语堂对待婚姻,感情专一。在国外留学、工作期间,曾有女姓主动献媚,投怀送抱。美色当前,他幽默化解、点到为止,决不突破底线,个人的操守甚为可贵。

林语堂是一个懂得珍惜的人,也是一个拎得清的人。

他从不和生活较劲,对待感情该放则放,该待则待。虽然他一生都未曾忘怀过陈锦端,但他清楚知道:旧情人最好,也是个过往。所以他始终将这份至爱尘封心底,用心善待身边该善待的人。

他用自己的智慧精心雕刻着这艘婚姻的船,用欣赏的眼光去挖掘妻子的优点。在上海居住期间,家里庭园里种满了花草树木,带着妻子、女儿在这花园式的洋房里过着简单温馨的生活。虽然夫妻俩人的个性极然不同,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一个严肃、一个随性,但他们彼此尊重、相互信任、相互关心,牵手一起走过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


图片发自笔记App


林语堂有着非常平民的幸福观。他说:“幸福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给做的饭,三是听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和孩子做游戏。”接地气的幸福观,使得他很少对人生有所抱怨,因为他从不抱虚无幻想。作为一个民囯大师,对人生看得如此通透,智慧如林语堂者,无人出其左右。

在他结婚五十周年时,他送给廖翠凤一枚胸针,上面刻着“金玉缘”三个字,并刻上李莱的《老情人》这首诗。他幽默地说:“我送他一枚胸章,表彰她当年伟大的决定,和五十年来对这个家一次又一次的牺牲。”

只有有情有义的男人,才会感念妻子的付出。当年的一句平常话,让林语堂铭记五十年,遇到这样的男人,廖翠凤是幸运的。

林语堂说:“福气不是自外而来,而是自内而生的,一个人若享真正的福气,或是人世间各式各样儿的福气,必须有享福的德性,才能持盈保泰,在有福的人面前,一缸清水会变成雪白的银子,在不该享福的人面前,一缸银子也会变成一缸清水。”

林语堂,一代大师。他修身立德,快意人生,安享80岁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