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浪子不需回头


图片发自笔记App

王杰顶着浪子的头衔几十年。终于浪子说,他完成最后一张专辑就要永远告别歌坛了。 别就别吧,好好去做你传奇一生的浪子,别跟个唠唠叨叨的小怨妇似的,那不该是你。反正,嗓子,确实是坏掉了。
王杰真正是属于我们的时代,他的歌,他的嗓音,亦如他多舛的人生。那个年代,我们用的是手提式卡机,放的是要用手翻面的磁带,按键咔咔有声,听起来很得劲儿。如果不幸搅带了,还得用手先逆时针放松理顺,然后再顺时针搅拨恢复。当然,港一点的就有一个叫walkman的随身听,我就很港,有一个蓝色的松下的随身听。纯属个人怀旧情结,总觉得磁带里的王杰更王杰。


图片发自笔记App

特别记忆深刻的是一次上汉语言文学,我坐在最后一排。佯装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老师,长发遮掩着耳噻,内心吟唱着浪子的歌。那是强说愁的青春年纪,好像每一句低沉撕心的歌声都直抵并不经事的心灵。课间,老师端坐在椅子上故作姿态,我正欲站起来,隔壁座的一位浪子同学过来跟我聊起了王杰,也许他是看见了我拿的封面歌单。这位浪子同学当时是学校吉他弹唱的红人,英年早逝的他让这个画面成为了我记忆中的永恒。
浪子是不羁的,浪子是多情的,浪子是沧桑的。当我们在说道某人是浪子时,心里到底是有几分褒几分贬呢?其实我们是欣赏浪子的天性才情,羡慕浪子的自由放纵的,只是我们又同时习惯施舍自己的同情和感叹,以此证明我们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是多么地比别人幸福。所以我们总在呼喊浪子回头,一副要指点别人人生的姿态,好像那样的人生是悬崖,要回头才有岸。
浪子需要解释吗?浪子是一种气质,一种感觉,一种态度,而跟人品无关,跟道义无关。浪子回不回头,他都是浪子。


图片发自笔记App

浪子的感情从来都是别人的谈资。如果浪子有负别人,那也不会千夫所指,因为他是浪子。如果别人负浪子,倒还会为浪子扳回几分。王杰大抵还属于令人心疼的那一类,20岁就做单身父亲的浪子,第一张专辑本来狂想可以卖到32万张,不曾想达到了1800万张的巅峰,你还要他怎样?能怎样?


图片发自笔记App

复出后的王杰,依旧是老版浪子的模样,但说实话,他确实比很多老浪子看着舒服。长穗发,单耳环,一点都不夸张。不为什么,只因王杰有着不可复制的气质,他是我心中一统江湖的灵魂歌神。想想看,铺天盖地的模仿秀里,从来就没人模仿得了他。


图片发自笔记App


图片发自笔记App


图片发自笔记App

王杰已过知天命的年龄,辉煌也好黯淡也罢,多情也好孤单也罢,所有历经的幸运与不幸都无法抹去,那还真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呢。
人都会在该来的那个时刻抵达终点。
你留给自己那么多回忆,
留给我们那么多经典,
怎么看来,都是幸事。


图片发自笔记App

最近王杰放言要退出歌坛后,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我也不例外的连续听了好几天他的歌。10岁的儿子问我,如果你是黄妈参加《金曲捞》,唤醒王杰,站在他傍边,会不会像她那样激动?我说不会,黄绮珊小不了王杰几岁,那样子装少女粉丝确实过了点。
现在听王杰,像听一个好朋友的歌,
仿佛我们从未年轻过,又一直未变老。
感谢伤痛,让我们坚强而从容。
好的怀念,需要仪式感。
谨以此篇,来表达对自己一生喜爱的灵魂歌手的敬意。
(原创文章,谢绝未经允许的转载。图片来自网络,特此说明。)

文章分类:TOPMAN

猜你喜欢